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梧桐的博客

喜欢用笔尖轻敲人生

 
 
 
 
 
 

[置顶] 听戏(原创)

2014-11-28 12:02:45 阅读3351 评论48 282014/11 Nov28

□ 张文超

好久没心情写东西了。不与人联系。太多的思想,难以与人道,也不想争辩什么。

忽一日,有好友电话过来,说大戏院有演出,北京来的剧团,水平高,当往一看,票已代为订好。不好意思拒绝,婉拒的话到口边,说不出,只好去了。

演出在历山路的大戏院。如以往,一个人去。

友人没枉言,演出的确精彩,春暖江南,高秋塞北,听得如痴如醉,那一派好韵味,惹上来不息的掌声。

后面有票友活动,一如既往,我只能听,只能看热闹。外行从来都是看热闹的。

历下来的杜柔敏老师唱一段新编的《柳下会》,“柳林相送”一折,内有这样一段:“这一走也许从此无音信,这一走也许大海捞银针,不是天定的缘分,也只有清泪滚滚……”杜老师唱得入戏,两行清泪真就流满腮了。她一上台,看那扮相,我就鼻子发酸,待唱词打开,忍不住眼睛潮了。我深深低下头。后面有相熟者问:怎么了?我答:没事,有点鼻塞。

有缘无分,大约是天下最折磨人的形式之一。我见左右好几位观众泪纷纷。

李迪女士和周阳先生合唱《金玉奴》,这是一个弃旧迎新、忘恩负义的故事,金玉奴救了莫稽,并结为夫妻,莫稽做官后,嫌乎玉奴出身贫贱,将其推落江心,妄图加害。一折没有唱完,坐中便有一女子大哭离座,跑出剧院。每一个人的爱情都不同,却不乏相似的爱情遭际,有的几乎可用生生死死来形容,想起来就不能平静。她哭,你不必问为什么,但那一定是忽然间苦酸了心。

这世上,少不得爱情,男女对爱情的追逐注定千年不变,只是,如果遇人不当,一定潜藏危机,以后慢慢显现,忽一日摔门而去,两两为

作者  | 2014-11-28 12:02:45 | 阅读(3351) |评论(48) | 阅读全文>>

[置顶] 闲话(原创)

2014-11-13 12:26:07 阅读2285 评论53 132014/11 Nov13

□ 张文超

没扣扣,不玩微信。处在人群之中,却似乎与世隔绝。想来,已好久不与朋友共酒,唯一的娱乐是敲敲文字,写点可有可无的闲话,或者,晚来无事做,窗前一杯酒——就一杯,红酒,慢慢品。

立冬了。风一直很大。冬天像跑着步过来的,一夜之间便极冷。远在广东的老出版家郭先生打电话过来,说那边现在挺好,他身体恢复了一些,这是这些天我唯一感到快乐的消息,郭先生是恩师,我有两本书拜托老人家牵线,才得以面世,这恩情永不忘记。

老先生是湖南人,生在湘西,曾长时间“驻节”山东、河北,现在退休,随子女安家广东,真是四海为家,人生风水,不可预测。

老先生少小离家,却至今不能忘记湘菜的好吃,可谓美食家。电话里和我聊湘菜,说湘西多雨水,多山,最是盛产笋、山珍、野味,食材很多,做法更多。

我去湖南的时候,品过湘菜,有一些味道的确不错,但至今害怕那里的小辣椒,小辣椒很好看,小巧,似乎通着人气,吃到嘴里就天崩地裂了,在当地人是一种享受,在类似我这样的外地人,有点怕怕的。所能忆起的喜欢,是煎鲫鱼和糯米酒,时光逝久,很多相关的事情都想不起来了。

放下电话,听班得瑞。不同的曲目,不同的心境能听出不同的意思。班得瑞是夜境里的美梦,声音淡然地飘在室内,安静地飘,然后落在我的那些兰和绿萝叶子上。

然后,重看电视剧《一仆二主》,喜欢的电视剧很少,这是个小小的例外之一。后来发现,更喜欢的是里面的主题曲:

听见,冬天的离开

我在某年某月,醒过来

我想,我等,我期待

未来却不能理智安排

作者  | 2014-11-13 12:26:07 | 阅读(2285) |评论(53) | 阅读全文>>

[置顶] 琐记(原创)

2013-12-8 11:05:54 阅读3508 评论89 82013/12 Dec8

□ 张文超

小的时候,少不更事,喜欢戏弄蚂蚁,用樟脑球在一只蚂蚁的周围画圈,在圆圈上留一缺口,故意的似乎要放一条生路给它。蚂蚁的本能让它很快找到缺口,于是想快速通过,逃出去,结果爬着爬着,发现前面是一条“河流”——一泡顽童撒的尿。前进不得,后退又回到樟脑球圈里,蚂蚁剩下的就是徘徊了。

每个人都是蚂蚁,只不过有的运气好些,有的运气坏些。

不要相信命运的机巧,你以为的是,常常不是。爱恋一个人的时候,你会惊奇于机缘巧合的相遇,以为是上天的安排,你怎么没想到那是上天在和你开玩笑?上天才不管你什么客船听雨泪交流呢。等到万般无奈要分手的时候,方恍然大悟:原来不过是又一次的大玩笑而已。纵然是真的受了伤害,也不要埋怨什么。江山收了,罢了也就罢了,遍历沧桑之后,在累累伤疤上再添一个,又何必在乎到要死要活?不过是多了一个伤口而已。

不要期待诗意盎然、到处花红叶翠,世间是一本龙飞凤舞的狂草,要静心屏息去看才好。所以,一直喜欢四个字:安静、清欢。

晨起。站在窗口,站在冬天的边上。低下头,看见我的绿萝依旧在清翠。远处,有人在唱《春草闯堂》,这似乎是莆仙戏吧?很疑惑,怎么会有人唱几乎失传了的南方戏?

想不到的事总有很多。还是笃定着,来品手中这杯菊花茶吧。

一个人,一扇窗,一本书,一杯茶。

独倚着这幽窗,独品着这清茶,看光阴一点一点从身边溜走、老去。

正在看的手头的书是林徽因的《你是那一树一树的花开》,中信版,有散文、有诗歌、有小说、有剧本、有译作。每一个字都似乎玲珑剔透,尤喜《你是人间的四月天》和她的散文《窗子以外》,可做绵延不绝的回味。

作者  | 2013-12-8 11:05:54 | 阅读(3508) |评论(89) | 阅读全文>>

今儿

2017-10-9 12:14:23 阅读364 评论33 92017/10 Oct9

◎张文超

今儿刚回到济南,我那些臭味相投的一众友好就吆喝着给接风,其实,我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可是没办法,人家也是好心好意,拒绝不得。跑过去一看,律师行业的、官员、开商超的、搞书画的,来了七八个,我说:“你们都是成功人士,我一普通百姓,以后你们能不能少联系我,我往这里一坐,就觉得太打扰你们了。”他们就骂我得了便宜卖乖,好像我求着他们请我吃饭似的,我得什么便宜了?

白酒我是基本不喝了,老程说,那就一杯红酒、一段民国老曲子,上几道地方特色风味,如何?

大家点头,我也点头。

席间,老王积极响应大家,起身到酒店的隔壁,书写一斗方“长乐”拿来,中国的笔墨真是好,洋洋洒洒,大笔一挥,中国式的大美、欢喜和沉稳,就出来了。他说,送我;我起身接过,说,行,我给你个面子,收下。他骂我不知好歹,大家一起哈哈大笑。朋友做到这一步,舒服,开心。

宴散,各自回去,外面落雨,细如丝线,秘密地斜织着天地。有人要开车送我,我说,你们回去吧,我一个人走走。

走着走着,就走进了书店,进去溜达,要一本木心的《云雀叫了一整天》。

回去,关起门来,读《云雀叫了一整天》。木心真是一个会说话的人,里面的文字好像很随意,却都有深意,而且,似乎还有浓到化不开的孤独。是啊,他一个人旅居国外,境遇和遭际又曾经那么不堪,如何能让他这样的诗人一脉天真到底?

放孙燕姿的《遇见》,一边听着她那苍凉和孤冷的声音,一边给自己煮粥,先放小米,煮一会儿,然后放红枣、枸杞、花生、核桃仁、燕麦......

然后,想起木心的两句

作者  | 2017-10-9 12:14:23 | 阅读(364) |评论(33) | 阅读全文>>

欣悦

2017-9-30 16:23:36 阅读632 评论63 302017/09 Sept30

文/张文超

  最近忙碌,又是所谓“人事相推,身不由己”。

  实在累,为减压,偶尔去一书法家那里串门,却发现他是那么悠闲自在,一个人在书房里品茶、写字,世间真有此等好事,不必像我等一样忙忙碌碌,每日好茶,远离喧嚣,无关市井,一手好字,衣食无忧,羡慕人啊!

  做人,活出自己;做事,是自己喜欢的;家庭温馨;有时间和好心情写欢喜帖。这就是精彩生活!诗书文章与功业,那是曾文正公的追求,他是半个圣人,平常人倘能像一公众号中所言“每日好茶,一手好字,口袋无忧”,加之一手好文章,应该很开心了。

  给自己布置一个优雅环境,手捧一杯好茶,细读一本好书,这简直是心灵的修行。王献之说:“倘有雅室,可为欢喜帖,不着痕之乐也。”有一雅室,随意之间写就欢喜帖,真是小事成大美。

  心上小诗和纸上书法有相通之处,若是一位热爱生活的人,你从其举止、墨味中定能闻到温暖和馨香。诗人苏轼开心了,大书一字:“乐”,张旭则不,张旭好酒,常在大醉后表现异常开心,裸身展纸,一挥而就,人称“张颠”。听听这些小故事,就足以令人开心了。

  于是,决定拾起笔砚,以期可以静心,可以清心。不必登大雅,只须成欢喜。能习习字,写点欢喜帖,让自己在百般忙碌和世事烦躁中安静下来,何乐不为?

忽然为此决定大感欣悦。

葛老师书法

作者  | 2017-9-30 16:23:36 | 阅读(632) |评论(63) | 阅读全文>>

击中心灵

2017-8-9 22:21:44 阅读1034 评论72 92017/08 Aug9

□张文超

一日,一位在出版社工作的小年轻问我:“为什么《浮生六记》这样的书会热销?居然还上了畅销书榜!”

以他的年纪,问这样的问题是应该的,因为阅历浅,也因为伤痛少吧?

我默默看他一会儿,答:“无人与我立黄昏 ,无人问我粥可温 , 无人拘我眼中泪 ,无人愁我独行路……”听说过吗?

他茫然摇头。

我说:“这是《浮生六记》里面的话,你没有好好读这本书,所以你觉得它的畅销很奇怪:现在的好书多了去了,《浮生六记》,一本古人的自传体散文,不该畅销啊?”

没有经历就没有心灵的痛疼,也说不出这样的话:黄昏时候,没人和我相伴,没人问我粥是否还温热,没人为我擦一擦眼泪,也没有人为我牵挂和担心了……一个人的孤单、一个人的寂寞、一个人的凄冷,何其感伤!

谁最痛——沈复!他的颠沛流离,他的无限难过,只有芸娘知道,他在外面奔波,只有芸娘会牵挂,可是,芸娘哪里,她在哪里?那是他沈复的妻子,却已不在人世。

只有心灵被重重地击中时,才会有这样的发问:怎么没人陪伴我啊?!怎么没人问一问我的惆怅情愁……

他怀念芸娘的好:“芸则拔钗沽酒,不动声色,良辰美景,不轻放过”、“情之所钟,虽丑不嫌”、“置之檐下与芸品题:此处宜设小阁,此处宜立茅亭,此处宜凿六字:落花流水之间。此可以居,此可以钓,此可以眺”、“八窗尽落,清风徐来,纨扇罗衫,剖瓜解暑”、“静室焚香,闲中雅趣”、“芸用小纱囊搓茶叶少许,置花心,明早取出,烹天泉水泡之,香韵尤绝”……真好。虽布衣粗饭,然,是烟火神仙的日子。

作者  | 2017-8-9 22:21:44 | 阅读(1034) |评论(72) | 阅读全文>>

素人

2017-7-7 10:12:17 阅读727 评论72 72017/07 July7

□张文超

昨日由老家小城归济,今日便去聊城办事,晚上匆匆回来,已是八点。

在聊城,友人送我一本当红女作家的书,翻几页,忽然放下,看她在那里故作怨愁、长吁短叹,真觉有些别扭。我别扭的不是她的文字,而是她明明日子很惬意,却装出那么多的怨,实在受不了——她的情况,我是了解一些的,家世背景挺好,衣食无忧。我历来主张我笔写我心,不要无病呻吟,也不要学林黛玉,林黛玉是真的心口疼,一个身体健康的人,写这样颓废的文字,久而久之,不心口疼也真会心口疼了。我也写过柔软的文字,但那是我的真实感受,也是经历所致。

到济南,很累了,正好一家茶社的朋友打来电话,问我有没有时间去他那里品茶?我怕失眠,不敢多喝茶的,每次都是“闻茶”,或者少抿几口,这真的成了品茶了。想了想,决定过去一下。

南北朝时期,茶馆业被称为“素业”,有休闲养生之意,我一个俗人,和一位从事“素业”的朋友清谈,应该能增益身心,也可以缓解一下疲劳吧?

我敲开他专留的包间时,他已泡好茶在等待。

我问:是什么茶?

他说:碧螺春。

我问:为什么要喝碧螺春?

他笑:听方家的,没错。碧螺春是嘉木之王,夏天品用,消暑降温,又清热。这是新进的。另外,知道你刚从外地回来,我让你嫂子给你做家常去了,回头带到店里来。

他说的“做家常”,是做适合我口味的家常饭菜,这下真是感动了,忘记了当红女作家的絮叨,疲累也一下仿佛消除了不少。真朋友,是在你累的时候出现那个人。这话,适合眼前这位。

心开始安静,不慌不忙品茶,茶叶

作者  | 2017-7-7 10:12:17 | 阅读(727) |评论(72) | 阅读全文>>

答友

2017-6-27 11:58:09 阅读830 评论36 272017/06 June27

答友

——笑谈“五恨”

□张文超

  北宋诗僧慧洪于《冷斋夜话》中曾提到有人痛恨之事: “吾平生无所恨 ,所恨者五事耳:一恨鲥鱼多骨;二恨金橘太酸;三恨莼菜性冷;四恨海棠无香;五恨曾子固不能作诗。”

  诗僧提到的这位“五恨”者,是北宋年间新昌学者彭渊材(彭几),他博览群书,工于乐律,也算一个人物,他的五恨,我觉得有点开玩笑的意思,尤其是最后一恨,恨得简直没有道理,“曾子固不能作诗”——此言太差!

  作为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子固(曾巩),是“新古文运动的骨干”,北宋时期响当当的政治人物和著名史学家、散文家,其散文创作成就为后人充分肯定,同时也擅诗,史载他幼时即能脱口成诗,十分聪慧。如《享祀军山庙歌》、《西楼》、《咏柳》等诗皆为不错的作品。且看《西楼》:“海浪如云去却回,北风吹起数声雷。朱楼四面钩疏箔,卧看千山急雨来。”——怎么样?大气势吧!诸如此类的作品,曾子固先生还有很多。

  我借用这“五恨”回复一位朋友的一篇“菜品秀”,也是逗乐子,不曾想却惹了众怒,三位朋友发消息到我的博客(没有公开“抨击”,算是给我留了面子,哈哈),说我同意这样评价曾巩是不对的,很不公平。这里赶紧声明:本人没有这个意思,对于曾巩老先生,一向尊崇。其实想一想,古时的彭渊材也好,今天的我的引用也好,都是一时起意而已,至少我是。

  张爱玲也曾化用彭渊材的“恨”,她说:”有人说过三大恨事,是‘一恨鲥鱼多刺,二恨海棠无香’,第三件不记得了,也许因为我下意识的觉得应当是‘三恨红楼梦未完’”。

  忽然就

作者  | 2017-6-27 11:58:09 | 阅读(830) |评论(36) | 阅读全文>>

杂记

2017-6-9 16:53:53 阅读1118 评论58 92017/06 June9

杂记

□张文超



  时时仰头上看这幅字,告诫自己:行胜于言——多做实事,少说废话。



非常喜欢一些中药的名字,听着空灵剔透,比如,白薇、苏叶、灵仙、泽兰、淡竹、豆蔻、莲心、青黛、海月、紫萍、雪茶、空青、苏木、鸳尾、水苏、宛童……那么美,那么美,好像看见一群群青春朝气的男孩子女孩子在面前跑过,又好像看见一幅幅花草连绵的画卷缓缓展开。还有“雪茶”,还有“空青”,我们的先祖真是诗情画意,给一味中药取名字,看不见的气息都这么沁人心脾。



  一略醉的熟人,偶遇,拦下我,寒暄几句,他忽然问:“你说,文艺是不是男人特娘,女人更娘,特没有生活能力,特不会谋生……的那种情况?”

  我答:“文艺是鲁迅硬扎扎的头发,是徐悲鸿的奔马,是吴冠中的江南水乡,是冰心的人文情怀,是林语堂的‘散步’,是胡适的调调,是马连良的京剧……”

  “哦”,他愣了一下,“有家媒体上是这么说的,说人一文艺了,就不好,啥的……”

  “见过冯骥才吗?快两米的大个子,一拳下去,让你死八回,他就很文艺,可是长得像武松,没听说这老先生娘过一回,只听说他爱打抱不平,路见不平一声吼,他有几百万的存款,都是自己光明正大写书挣来的!鲁迅是大学教授,徐悲鸿、吴冠中一幅画能买下你家的院子,胡适当过驻美大使……知道吗?”

他看着我,张口结舌。



  版权局的电话过来,说了一些关于为我追讨版权的问题,忽然就想,我何必追索这个事情?有人抄用我的东西,说明这

作者  | 2017-6-9 16:53:53 | 阅读(1118) |评论(58) | 阅读全文>>

买书闲记

2017-5-13 11:33:28 阅读1580 评论52 132017/05 May13

□张文超

我这个人,平时最好不进书店,只要进去,一准要抱一堆书出来,这次也不例外(我不随便买书的,买书有目的,有标准,必须是喜欢的,买回来是必须要看的,不然,就是浪费银子)。

本来这次要买的是这些:

买完教材类的,手痒,就忍不住在书店各处溜达,又买了这些:

张抗抗的散文,一向喜欢

汪先生的文风,不急不忙,悠悠然然,老道,有味

读高中的时候,就中了舒婷的“毒”,不妨再被她“毒”一回?

余秋雨这本,第一次见,不放过

放眼看世界

对于军事历史,一直有兴趣

《约翰·克利斯朵夫》,罗曼·罗兰的名著,原有其旧版本,多年不读,忘记不少,里面有贝多芬的影子。买一本,发现是1—5,找来找去,6—10呢?算了,先带回这本吧。作者是名家,译者也是名家,被打动。

有旧版本的,只因为封面不一样,捎回去

张炜的《古船》,值得拥有

对于朱光潜先生,我一向敬重,买《谈美书简》,主要是想做一个对比研究,看一看老先生这本成稿于1980年的书,美学观点和他的《谈美》《文艺心理学》中所涉及的有何不同。

结账,600多元,不算多,和别人吃一顿饭差不多也要这些吧?往后还是少应酬,多买书,省时,增书,又提升自己。

最美的时候(大约就是他们这样,共同去探讨一本书:疑义相与析)

我的青春,有没有辜负梦想?没有。人无论到哪个年龄段,都要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积极向上,永远都是一种最佳状态

书店里

作者  | 2017-5-13 11:33:28 | 阅读(1580) |评论(52)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山东省 济南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心有三爱:奇书好画佳山水,园栽四物:青松翠竹白梅兰。安静人生,写读为乐。(文中引图,如有不当,请告,即删,谢谢!)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焦点头图

 
 
聚焦图片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热门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