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梧桐的博客

喜欢用笔尖轻敲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心有三爱:奇书好画佳山水,园栽四物:青松翠竹白梅兰。安静人生,写读为乐。(文中引图,如有不当,请告,即删,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散文集《开在岁月深处的花》自序与跋(原创)  

2011-01-23 09:49:02|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集《开在岁月深处的花》自序与跋(原创) - 张文超(清风梧桐) - 张文超(清风梧桐)

 

 《开在岁月深处的花》自序
 
                                                          散文集《开在岁月深处的花》自序与跋(原创) - 清风梧桐 - 清风梧桐
 
      对于民谣,我素来钟爱,爱听,爱搜集。民谣同时也是我自己的民俗文化研究课题里的主要内容之一,算是我“民俗学文学化”设想的一部分。
      我在一篇文章里说:“民谣是开在岁月深处的花”,但再美的花也终究有萎败的时候。在记忆的深处,总有一些民歌民谣时时闪现,父辈吼出的打夯调,母亲为我们的童年哼唱的催眠曲,奶奶的晾衣歌……。有的氤氲着布衣味道,有的荡漾着无限亲情。那是阳光下飞着的尘梦,是一部不曾刊印的《诗经》。可是,今天浮躁的人们已经很少有人能够忆起它们,更莫说传唱了。为了和大家一起享受往日风情的沐浴,为了不使这些宝贵的民间文化迷失,我想,我应该继续做这方面的工作。文化工作不吃香,但总得有人来担当!我没专业时间去做这工作,就利用业余时间吧。为了增加趣味性,我把搜集来的民谣进行“散文化”解析,希望能得到大家的指教和认可。
      听:有风从双肩飞掠而过,有歌声从时空深处隐隐传来,让所有的耳朵一起屏息聆听吧——这来自故园的温暖,来自过去心灵的美好气息……。这里,请先“听”我为您“哼唱”一首《玫豆花》:
玫豆花,四下撇,
春天种,夏天结,
谁家娶了小花姐。
大红袄,高挽袖,
脖里挂个玉石扣。
玉石扣上一朵花,
扭扭捏捏进了家。
东邻西舍来庆贺,
大吃二喝笑哈哈。
家里有个大黄狗,
衔住酒盅喝几口。
喝醉了,窝跟头,
一窝窝到庙后头……
    读着这首儿时的歌谣,想一想那时的开心和质朴,真的有点鼻酸眼潮,忽然就发现:岁月流走的水痕,并没掩住它诱人的声音,似乎让人隐约能看到许多年前那个漂亮的新娘子、婚礼的热闹场面,以及隐约听到柴扉吱吱、深巷犬吠。我们仿佛又回到了无忧无虑的童年……
      但是,现在是一个快节奏、求时尚的时代,研究民俗、民谣这样的老旧课题似乎是不讨好的事情,往深里想一想,其实并非如此,也不应该如此。想起著名作家、编剧麦家先生的一段话,这里套用一下,借以表达我的观点:“这个世界诱惑太多,人的欲望也随之变得泛滥。太多现代人少了思考,人们总是不停地往前冲,以为前面有很多东西在等待我们,其实很多东西是在我们身后。我们应该停下来等一等被我们落在身后的灵魂……”
      是的,我们的脚步太快,灵魂在身后。许多美好并不只是在前面。有些花还在岁月深处开着呢,回一回头,说不定你会有惊喜的发现。
    过去的日子,虽然岁月清苦,但人心淡定,人们知美丑,有信念,崇礼明序,扬善抑恶。那些旧日民谣倡导尊老爱幼,教人向真向善向美向上,有家国往情,有诙谐幽默,有真挚情爱,有母语妙趣,让我们一起回望,一起与母语旧谣、与故乡情怀、与岁月深处的花耳鬓厮磨。
                                                                                                             作者2011年1月6日于济南
                                                                                                                 
  《开在岁月深处的花》跋
我的散文集《开在岁月深处的花》自序与跋(原创) - 清风梧桐 - 清风梧桐

 
    这本集子里的东西,原散发于《齐鲁晚报》、《齐鲁乡情》等报刊,尤多见于企业报纸的专栏,耽于单位的工作多,没时间整理结集,所以,一直任由它们散乱着。
    后,诸师、友餐聚闲聊时,多次提到我的这些文章,促早日成书,看大家都甚欢喜、乐见,再想一想自己这些年不是一直利用业余时间在努力参与做着抢救旧日民俗和民谣文化的工作么?于是,下了整理出版的决心。这决心下了一两年的时间,一直还是没有着手,一确是因为工作忙碌的原因,腾不出时间,二是因为自己的懒惰。使我深受感动,并真正开始着手整理这本书的起因,是因一次到一机关走访,在局长办公室见到该单位领导的一本剪报本,里面剪存的全是所能搜集到的我先前刊发于报刊的有关旧时民谣的散文短章。当他向我展示他的剪报本并勉励我早日成书时,真的心有所动了:如此不成器的东西,居然会有人喜欢,日后一定结集出版,使其面世。于是,自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份始,正式投入业余精力来做这事。
    此书能够与读者朋友见面,得益于出版社、一些前辈作家和单位领导的支持,得益于诸多旧友故交的关心,尤其要感谢《中国文学》杂志社、中国人民出版社总编辑、社长来子先生和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文艺家协会理事李子瑞先生的教正。
    限于水平,书中不足之处在所难免,请读者朋友、有关专家和民俗民谣研究者批评指正,以便再版时改进。
    爷爷在世的时候,会编芦苇席子,也喜欢用柳条子编篮子,编筐,编篓,后来,爷爷带着对我们的爱恋恋不舍地走了,他的这些“作品”慢慢也就绝版了,你再想找那些席子、篮子、筐、篓,似乎一个也找不到了,使我们的怀念无所寄托。这些年我也像爷爷编东西一样写文章,发到博客上、网站上、大大小小的报纸、杂志上,写着散落着,不唯名利,只图喜好,不想有无所得,只想娱乐大家。以后,随着时光的流失,这些文章也许会像爷爷的“作品”一样泯灭于世间,但我不会有遗憾,因为我劳动过了,付出过了,做了自己想做的事。尤其是对不属于糟粕的旧文化的发掘、抢救,我觉得是一件必须做、有功德、利社会、益后人的事情,希望能得到全社会的助力,这本书在其中如果能起到一点小小的作用,就很满足了。                                                                                                          

                                                                                                              作者2011年1月6日于济南          


   相关链接:http://tan.kongfz.com/26580/165454153/      

                     http://roll.sohu.com/20120219/n335172286.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759)| 评论(1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