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梧桐的博客

喜欢用笔尖轻敲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心有三爱:奇书好画佳山水,园栽四物:青松翠竹白梅兰。安静人生,写读为乐。(文中引图,如有不当,请告,即删,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两篇文章的触动(原创)  

2011-02-02 18:00:24|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文超

最近,有两篇文章对我触动很大,一篇是《青年作家》2010年第12期刊登的作家高维生的《给诗人的……》,另外一篇是林苍生的《随便想想》之《遥远的事》,它使我深深感觉到,人活着,要想心灵美丽,要想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有意思”的人,十分需要精神生活,需要靠对文化的尊重和景仰来唤醒自己,完善自己。

高维生讲了这样一个人的事:1891年11月10日,著名诗人兰波停止了呼吸,他被安葬在家乡沙尔维尔。一百多年过去了,直到今天,一些少女依然在信封上画着心形玫瑰,从遥远的地方,给兰波写信寄来。研究兰波的学者古蓝山说:“当然,这些信件没法投递,于是邮局便设立了一个兰波纪念馆,把这些邮件都存放在里面。求爱信自然是不能拆的,礼物倒要打开看看,怕存放的时间过长会发生霉变。几十年过去,兰波博物馆里的藏品已经满满当当了,还在不断增加。邮递员也换了几茬,临退休时,他们往往会骑着自行车到兰波墓前告别,把自己的工作帽放在墓碑上。满头白发的老人离开工作了一辈子的岗位时,把自己最看重的工作帽摆在死去一百多年的诗人墓前,像是一条规矩,但更是对诗人的热爱。”   

对诗人的热爱,除了是对诗人本人的尊重,更是对文化的尊重,这样的人高贵,这样的民族有希望。而环视我们周围,有多少人在嘲笑诗人(我说的是真正的诗人,像艾青、何其芳、郭小川、海子、舒婷那样的人,而不是刚在报刊上发表了几首诗就敢在名片上印上“大师”、整天自我标榜的所谓诗人)、嘲笑文化。歌德说:“好的诗是精神的美玉,真正的诗人是一座高山”,你敢说李白、杜甫、白居易不是“高山”?你敢说郭沫若不是“高山”?你敢说泰戈尔不是“高山”?你敢说“小鸟的翅膀栓上黄金,它就再不能飞翔了”不是诗中美玉?你敢说“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告诉他们我的幸福/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我将告诉每一个人/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这样的诗句不是诗中美玉?

热爱什么不热爱什么,是每个人的自由,至少你可以不热爱,但不能嘲笑。正如你可以不选择某个人做朋友,但不能不尊重人家?我们的民族历史上就是一个尊重文化、注重礼仪的民族,到了今天,希望依旧能传承、能继续、能发扬这样的优秀传统。

世界读书日后,有丹麦调查机构历时一个月,做过一个多国抽样调查,发现以色列、法国、丹麦、英国、美国、日本等国家平均每年每人购买图书的数量分别为6.5本、6本、5本、3本、3本、2.5本,而中国是过半的人每年都不买书,一个国家有七亿多人从不买书,这的确让人吃惊!扣除文盲、贫困人口、视力减退人口、老年人因素和电子阅读因素,这个数字也是令人吃惊的!

让我们记住以色列人的习惯:为了培养孩子读书的习惯,在每一个犹太人的家庭中,当小孩稍微懂事时,母亲就会翻开《圣经》,滴一点蜂蜜在上面,然后小孩则去吻《圣经》上的蜂蜜,这仪式的用意不言而喻———让孩子从小就知道书本是甜的,读书会对人生大有裨益。犹太人总是不厌其烦地向孩子灌输这样的道理:生命有结束的时刻,读书求知却永无止境。犹太人家庭还有一个世代相传的传统,那就是书橱一定要放在床头,要是放在床尾,会被认为是对书的不敬,会遭到人们的鄙视。犹太人爱书但从不焚书,即便是一本攻击犹太人的书,也不会遭到被焚毁的厄运。

希望我们记住林苍生的提醒:“你记不记得小时候的疑问:为什么月亮总是跟着我走?长大了,到如今也不觉得必须要有什么答案。因为远的东西,总是不急迫的。而远的事情也是一样,大家都知道理想与道德很重要,但并不急迫,所以在不知不觉中,理想与道德就逐渐被淡忘了。远的东西不急迫,远的事情不急迫,于是挑急迫的事先做,逐渐变成人们做事理所当然的习惯。亲爱的朋友,想想看吧,多久没好好看过月亮了?多久没有想过年轻时候的雄心壮志了?因为精神层面的事总是遥远的,而物质层面的事,总是近在眼前而急迫的。在急迫与不急迫之间,人类的天性不知不觉就给急迫事情的浪潮淹没了。我们的社会也一样,经济的富足是刻不容缓的、是急迫的,精神的富足则是遥不可及、是不急迫的,于是经济挂帅,文化抛诸脑后。这使得我们的社会变成暴发户的社会,我们的人民变成禅家朋友们不论怎么“棒喝”都叫不醒的那一类众生。”

难道我们很多人(真的有太多这样的人,他们嘲笑文化,嘲笑真理,嘲笑实干,嘲笑高贵的精神,喜欢为物质、利益而投机钻营或者只想做个“物质人”)会一直叫不醒么?想一想,一个民族要是有朝一日真的全体都变成了一个不要文化和精神生活的民族,这会不会很可怕?

但愿我是杞人忧天。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2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