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梧桐的博客

喜欢用笔尖轻敲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心有三爱:奇书好画佳山水,园栽四物:青松翠竹白梅兰。安静人生,写读为乐。(文中引图,如有不当,请告,即删,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秋(原创)  

2011-10-05 18:16:18|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文超

秋 - 清风梧桐 - 清风梧桐

   我读郁达夫《故都的秋》,抑或是读川端康成的《秋事》,都不曾无动于衷,因为他们的笔法很细腻,由不得的你不动情,而尤以读苟淮明先生的《乡囿之秋》使我心头怦然,那描写令人眼睛潮湿,或许因为他是多年在外的游子,或许因为他是从同一故地走出来的作家。
    过去,身在乡囿,但似乎很少注意到故园的秋,后来,多在城市间游走,故地老家的秋对于我也渐渐有些模糊了。 
    记忆里,只是收获的场景,只是人们的忙碌,只是一片无垠的金黄。
    父亲从乡下打来电话,才知道,今年又该收秋了。我叮嘱他注意身体,用机器,别用人力。父亲说,放心,收秋的钱宽敞着呢,还有,你上次留下的钱还没动。
    父亲的电话勾起我的乡思,使我莫名的怀念起故园的秋来。这才感到,故园的秋其实一直深藏在心灵深处,它不曾离我远去。
    寒风袭过,秋雨阵落,大雁南飞,故乡的秋才算来到。儿时,依稀记得老屋前的梧桐树叶此刻会随风飘舞,那身影,是有些凄凄的呢。它们飘飘荡荡,还归于尘,不久,树上就只剩光秃秃的枝干,那时,尚还说不出那些肃穆与苍凉,但小小的心灵里也会有一丝感伤了。再有些记忆的,当数群起的蒲公英,于空中漫漫然而来,飘落于我家院里和屋前屋后,仿若柔柔的雪花。它就这样逝掉了,然后在未知中漂泊,期待来年生命还可绽放……秋,是有些凄清的,只有目光触及到墙上挂着的一串串金黄的玉米,才有些许安慰似的笑。
    久居城里,工作压力使人对季节的感觉迟钝了好多,“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情愫就少了,但父亲一个电话,就会让我想到老家收秋的情形,想到自家的院子和那棵弯着腰的老槐树,想到老母亲……
    母亲在我心目中,永远是一个温暖的词,一个慈祥的存在,每到秋冷时候,她总是要打电话来,少不了一番番地叮嘱:“天冷了,要添衣裳,别感冒了。”母亲是一份凝重,是一份牵挂,是一份无私的爱。
    正想着,电话又响了,接听,是母亲的。母亲说,你爸只给你说了收秋的事,忘了说天冷的事,出门不出门,都要记住,身上多添衣裳,上回你说感冒了,好没好……
    低下头,眼里发潮……
   苟淮明先生说“ 秋里,有爱”,斯然。所不同的是,他在加拿大,写作之余,还开着自己的中餐馆,怕是没时间回家看自己的老母亲老父亲了。如今,弄文字的没几个可以发财的,他还执著于写东西,真佩服。希望他在自己的秋天到来时,能车载马驮,丰实无限。
    我不识其人,只识其作品。但衷心地希望他能找个时间,也回来看看故园的秋,还有,看看秋色中的老妈妈,都八十了,“秋后的作物,枝蔓都枯了”……

(油画为引用)

  评论这张
 
阅读(663)| 评论(6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