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梧桐的博客

喜欢用笔尖轻敲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心有三爱:奇书好画佳山水,园栽四物:青松翠竹白梅兰。安静人生,写读为乐。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妈妈(原创)  

2012-05-28 21:46:47|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文超

关于妈妈(原创) - 清风梧桐 - 清风梧桐

 再次读到有人写高秉涵老先生的文章,感慨系之,忍不住想写点什么……

高秉涵从台湾回到那个小小的村庄——菏泽市牡丹区吕陵镇高孙庄村——生养他的故乡时,那个被他一刀一刀刻进心里的村子终于显现,他进村后发出的第一声呼唤居然是“妈呀,妈呀……”,然后号啕起来。这时距离他离开故乡已时隔六十多年。当这一嗓子从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嘴里喊出来,你没法不跟着哽咽。他怆然着,喊着妈妈,匆匆跪拜老人的墓地,然后抹干眼泪又要飘向很远很远的远方……人啊,到了什么时候,都不可能忘记妈妈。

高秉涵是在十几岁的时候跟着国民党军队去到台湾的,他还清晰地记得自己离开家时,外婆从树上摘下一颗咧着嘴的石榴塞进他的手里。妈妈送他到村口,他坐上运军粮的马车,又使劲啃了一口石榴,可是等他再抬起头,马车已经转弯,母亲的身影不见了。
       这是他关于母亲的最后影象。

在台湾,他经常诵读的是唐代诗人崔颢《黄鹤楼》一诗中的句子: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妈妈总是和乡关相联的。可以想见:在诵读这诗句时,他的眼睛里一定有泪水,他的眼前一定是妈妈的样子。妈妈没老,他走的时候什么样子,还是什么相貌。他总是这样想,然而,这样的想,终究没有代替了那一小堆黄土,你说,他能不难过吗?

余秋雨先生在他的散文《乡关何处》里写到了老作家艾芜。他这样写,前两年著名导演潘小扬拍摄艾芜的《南行记》,最让他动心的镜头是艾芜老人自己的出场。老人曾以自己艰辛瑰丽的远行记述震动中国文坛,而在镜头上他已被年岁折磨得满脸憔悴,表情漠然地坐在轮椅上。画面外歌声响起的,居然是:妈妈,我还要远行……这是老人在心底呼喊吗?他已不能行走,事实上那时已接近他生命的终点,但在这喊声中他的眼睛突然发亮,而且颤动欲泪。他昂然抬起头来,饥渴地注视着远方。一切远行者的出发点总是与妈妈告别,走得再远也一直心存一个妈妈,就算妈妈已经不在了,也是一样。

如果一个人行走、流浪他乡,你一定是个孤儿;如果没有妈妈了,就算是在故乡,你也像个孤儿;最可恐怖的是如高秉涵老先生,回来了,妈妈不在,于是,“归来的远行者从一种孤儿变成了另一种孤儿。” 

“再没有比暮年老者呼喊妈妈更让人动容的了”,那一声呼喊,嘶哑而悲凉,道不尽的是无限感伤和漂泊的辛酸。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妈妈总是和乡关相联。

  评论这张
 
阅读(351)| 评论(4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