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梧桐的博客

喜欢用笔尖轻敲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心有三爱:奇书好画佳山水,园栽四物:青松翠竹白梅兰。安静人生,写读为乐。(文中引图,如有不当,请告,即删,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悟(外二)  

2015-04-12 20:31:00|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张文超

【原创】悟(外二)


【原创】悟(外二) - 清风梧桐 - 张文超(清风梧桐)博客
    一日,看到一朋友转发来的小品文:

某人得一宝贝:紫砂壶(那确实是件宝贝)。他把紫砂壶每夜都放床头。

一次失手,将紫砂壶壶盖打翻到地上,惊醒后甚恼,壶盖没了,壶就没价值了,留壶身何用?于是顺手抓起壶扔到窗外。

天明,发现壶盖掉在棉鞋上,完好无损。顿时恨之,一脚把壶盖踩得粉碎。

出门,见昨晚扔出窗外的茶壶完好地挂在树枝上……

他彻底呆住了。

 

生活里常常充满那么多的不确定和遗憾,痛定思痛之后想没想过,有多少不确定是因为我们自己的冲动或者是自己的没耐心造成的?
   
真的是这样——有时,有些事情可以等一等,看一看,缓一缓,不要急于否定,不要急于下结论,因为,很多事情可能并不是你以为的那样。

不要说,哪有那么巧的?壶盖掉到棉鞋上,壶身挂到树枝上?不要说还是不要说,就是这么巧了,你又咋的?

不要说,哪有那么巧的?真的能在对的时间遇到自己最喜欢的人?不要说还是不要说,非要如《快时光里的爱》中那个苏小晴,不相信世铭是在等自己,急速地就嫁了,嫁后却不幸福,然后找到归来的世铭,抱头大哭:“我回不去了啊回不去了!”这不是恨不相逢未嫁时,这是没有耐心好好爱一场,有些人不知道,等一场真爱有时候需要付出很长时间。你匆匆踢飞壶身,而壶盖还在屋子里呢?

人生不是急着把一切过场走完,然后匆匆赴死,而是要活好,活出质量,该珍惜的又如何不珍惜?


【原创】悟(外二) - 清风梧桐 - 张文超(清风梧桐)博客

 

乌镇西栅有古桥七十二座。

金嘉木在其中一座桥上给我发来信息,是元稹的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我问:怎么了?

这回他发来的信息更长:经历过大海,就不会再被江水河水湖水吸引。陶醉过巫山梦幻般的云雨之后,还有什么风景能称之为风景?就算在花丛里穿行,也没心思欣赏春光和艳花了,一半是因为自己修道,一半是因为心里只有她……痴迷于她,沉醉在她曾经给予的爱的大海……

哦,是怕我不明白,将元稹的诗白话一遍。我这位小忘年的朋友,被感情伤害了?一定是的。

我去过乌镇。东栅、西栅都去过。似乎,东栅没有西栅的桥多。佛说,每一座桥,都是一个人,都是一段路,都是一个故事。金嘉木掉到桥下去了?

通济桥、归思桥,仁济桥,咸宁桥,定升桥,福安桥、放生桥,万兴桥,通安桥,雨读晴耕桥,锦堂桥,永平桥,迁善桥……桥上曾经走过白蛇和许仙,曾经发生过很多聚散离合,你若过于在意,过于徘徊和踟蹰,又如何能走好剩下的比桥更长的路?

不是不相信爱情,是害怕时光,时光已老。真情怀倘有,便自己保存。

认清一个人,然后“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嘉木,你好自为之。记住啊记住:路比桥长。面比盐多。不要让情思羁绊了脚步,更不要想不开,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大雨磅礴之后,自己调整成雨过天晴。上桥,是因为要继续走余下的路。怀念,是因为曾靠近过难忘的温暖。

去水上茶馆饮一杯茶,然后枕水睡一觉,醒来,回家。

 

梦想

【原创】悟(外二) - 清风梧桐 - 张文超(清风梧桐)博客

 

小的时候,我一直希望成为一个能写能画的人,所以,我偷偷攒钱买鲁、茅、郭、曹的书,也买速写速成本和美术理论,那时候书价不高,几毛钱一本,但还是常常面对一架架的书怅怅然,因为囊中羞涩。

难得的是去县城的图书馆,觉得图书馆是最典雅的地方。去一次就念念不忘好多天,借的书为及时归还,常会挑灯夜读,时而欣喜,时而感伤,心随着书的节奏跳动。

由于痴迷梦想,学习出现偏科现象,高考那年,我落榜了。

但是,就是这一年,我的第一部中篇小说出现在《小说天地》上,在这之前,也陆续发表一些篇什,但都是些零碎的东西,不成样子。

那些年,我一直梦想走出乡村,走出小镇,到很远的地方,去见识外面的世界,可我的雨季似乎来了,工作被固定在乡镇,情感世界也充满不如意。

再后来,我停薪留职离开单位,去了济南,然后回到家乡,然后又回到济南,生活其实和这些经历一样,有时的确是需要反复进退的,只有历练多了,一个人才能成长、成熟。

老天关上一个人的窗子,便会替他打开门。在我最无助的时候,也是发表东西最多的时候,因为这样的寄托,我才活了下来。

我每部书的出版,都会考量经济价值——你不要说我铜臭味,没有钱的日子不会舒服——况且,我的钱都是自己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N多年前(包括现在),为了改善生活(工资有限,每年不过几万元,钱又那么毛),我还替人代笔,写一些诸如《豪门一入深似海》、《总裁的爱情》之类迎合年轻人的大部头,然后人家给钱,我给书稿,之后,这些书稿和我再没任何关系,书名怎么改,内容如何加工,都是人家的事情了。一部书稿,万余元,很可惜。为了改善生活,也只好这样做,我们这类做法圈内人称“卖大白菜的”,好在如今醒悟,不再“卖大白菜”了。

有时候似乎是故作清高,其实不是不想淡定下来,而是因为人事推搡,身不由己。

常常会面对一杯清茶,半天一字不题,想自己的无所作为,愧疚自己的一事无成。

活着,就是这样矛盾:有些事情不想做,也要做。

但还是要敲键盘,还是要写,因为,这种方式已经成为生命的一部分,一种生活的姿势,要我戒,戒不掉。

我想,我会和文字永久在一起,它对我不离,我对它不弃。

  评论这张
 
阅读(3043)| 评论(3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