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梧桐的博客

喜欢用笔尖轻敲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心有三爱:奇书好画佳山水,园栽四物:青松翠竹白梅兰。安静人生,写读为乐。

网易考拉推荐

烟火味儿  

2015-08-08 23:15:54|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文超


烟火味儿 - 清风梧桐 - 张文超(清风梧桐)博客

(晚年的胡适和江冬秀) 


烟火味儿 - 清风梧桐 - 张文超(清风梧桐)博客
 (一生未嫁的曹佩声) 

“你本来是不必那么着急的找我,我一个大男人又能被谁拐了去?”

“我不担心你被谁拐了去,我担心的是你会拐了谁去。”

第一句是胡适说的,下一句是他的夫人江冬秀说的。

这话初听平常,再听就有意思了。原来,胡适此时与远房表妹曹佩声有别样关系,被江冬秀发觉,所以江冬秀常常耳提面命。江冬秀识字不多,还是一个受封建礼教毒害较深的小脚女人,但她有魄力,有才干,遇事能决断,屡次温柔劝阻不成,一次竟拿起剪刀向胡适掷去,她当然不舍得击中,但从此迫使胡适与曹佩声断绝了至少是公开的往来。

后来谈起这些事,江冬秀说:“女人有时候爱自己的男人,怕被夺去,疯闹也好,撒娇也好,都是因为一个爱字。”这话很浅,然而可奉为经典之言。

看来,揭开名人的面纱,他们和普通百姓一样,生活里也是充满夫妻吵闹和烟火味儿的。

有几人的爱情或者婚姻脱得了人间世俗?


烟火味儿 - 清风梧桐 - 张文超(清风梧桐)博客

(沈从文和张兆和) 

烟火味儿 - 清风梧桐 - 张文超(清风梧桐)博客

(沈从文和张兆和) 

烟火味儿 - 清风梧桐 - 张文超(清风梧桐)博客

(沈从文一家及二姐)

烟火味儿 - 清风梧桐 - 张文超(清风梧桐)博客

(晚年的沈从文和张兆和) 

沈从文很爱夫人张兆和。他曾写道: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这话让很多人记住了。

1969年,沈从文被下放改造,而此时的张兆和早已先他被下放到湖北咸宁劳动改造。二姐张允和去看望沈从文。二姐安慰他一些话之后,要离开,沈从文突然哭了:二姐,别走,你看,三姐(张兆和)给我的信!接着哭得声音更大,一个七十岁的老头,哭起来如一个孩子,因为那信里说:我在湖北尚可,再远也惦记着你,你无论下放到哪里,都要告诉我一声,不然,我写了信没地方寄。

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话,虽然没有你恩我爱,所有的恩爱和惦念,却都在里面了,尤其在那个朝不保夕、人人自危的年代,更显可贵。

半年之后,沈从文接到一个布包,里面是一身夏天的衣服,还附有一张便条:都要夏天了,不要再穿厚的衣物,如果有不合身处,请人帮忙改一下。

沈从文脱掉棉夹袄,抱头痛哭,除了妻子,谁会想到:天热了,你该换薄衣服了?

这样的烟火味儿,比轰轰烈烈的爱,又逊色到哪里?


烟火味儿 - 清风梧桐 - 张文超(清风梧桐)博客

 (巴金和萧珊)


烟火味儿 - 清风梧桐 - 张文超(清风梧桐)博客

 (巴金和萧珊)

烟火味儿 - 清风梧桐 - 张文超(清风梧桐)博客

 (巴金一家)

巴金在恋爱和婚姻上为世人作了楷模。他一生的爱情只和一个叫陈蕴珍(萧珊)的女人有关。他们彼此忠贞,彼此珍惜,始终相亲相爱,相濡以沫,未曾红过一次脸。

一次在桂林,巴金带几个马蹄糕回家,想让萧珊品尝,一直抱着往家走,等走几十里路到家,发现已经变味了,而他自己一路上饿得晕晕乎乎,却不舍得打开吃一口。

感情,有时候并不是热烈的情话,只是几个马蹄糕:为了你有吃的,我可以饿着。


 烟火味儿 - 清风梧桐 - 张文超(清风梧桐)博客

 

在这俗俗的世上,无论名人还是普通人,都需要这些零零碎碎的真感情,一年四季,冬日高寒、秋日淡远、夏日暑热、春日灿烂中,我们需要的不过是抬头一双温热的目光,低头一碗可口的饭菜,口中食,身上衣,远方的惦念,用心的叮嘱,无不与爱有关。

  评论这张
 
阅读(2369)| 评论(4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