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梧桐的博客

喜欢用笔尖轻敲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心有三爱:奇书好画佳山水,园栽四物:青松翠竹白梅兰。安静人生,写读为乐。(文中引图,如有不当,请告,即删,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视爱情为宗教  

2016-10-11 16:46:14|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视爱情为宗教 - 清风梧桐 - 清风梧桐的博客

视爱情为宗教

——文洁若说,我一生的主要成就是:保护萧乾

□张文超

文洁若,翻译家,是大名鼎鼎的传奇作家、翻译家、二战记者萧乾的夫人。作为一名受洗过的天主教徒,她还拥有另一种宗教:爱情也是我的宗教,萧乾是我婚后的宗教。

有记者采访时问文老:您觉得自己一生的主要成就是什么?她回答:我一生的主要成就,一是翻译,二是保护萧乾。我觉得保护萧乾是更主要的成就。

1953年的一天,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工作的贵州年轻姑娘文洁若,和自称久经沙场、饱经世故的江湖客、作家萧乾第一次约会了。他们在北海公园划船,船上还有一个六岁的“小不点儿”铁柱(萧乾与前妻的孩子)

有关系不错的同事劝文洁若:“萧乾年龄太大,比你大十七岁呢,你看他头发都有点秃了,还那么胖,你怎么能跟他谈恋爱?”

文洁若后来回忆:母亲和外公特别反对找二婚的,但我感觉萧乾有学问,英文也好,说话幽默。周围那些年轻人太幼稚,书也看得少,我确实没什么兴趣。我宁可找一个比较成熟的人,虽然他比我大,还带着个孩子。

楼适夷也反对:你是个老实姑娘,别嫁萧乾。

翻译家孙绳武说:你像个孙悟空,萧乾是如来佛,我看,你是怎么跳也跳不出佛的手心了。

后来,文洁若还真没跳出“如来佛”的手心。他们终于走到一起了。1954430日,文洁若和萧乾结婚,没有婚礼,没有宴请,只去民政局领了个结婚证。亲戚、朋友、同事都不看好他们,所以,也得不到祝福。可是,文洁若和萧乾无视偏见,俩人义无反顾。

唯一令他们欣慰的是:堪称萧乾“真正朋友”的严文井送了一盆月季,祝福他们。严文井的祝福是真诚的,他笑得很温暖。

幸福开始了。结婚后三年,他们生活稳定,文洁若连生两个孩子,做了母亲。善良的文洁若对铁柱很关心,萧乾看在眼里,喜在心头,慨叹自己遇到一个好姑娘。

1957年,开展整风运动,号召“大鸣大放”“向党提意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一向敢讲真话的《文艺报》执行副总编萧乾在《文汇报》上发表了一篇关于人事工作的文章,因为这篇文章,萧乾闯祸了,文章成了“毒草”,他被打成右派。

那时候好多重量级的人物都没“重量”了,说话身不由己,只为“适应形势”,比如沈从文就揭发萧乾,说他早在三十年代,就跟美帝国主义有勾结了。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王任叔让文洁若写文章揭发萧乾,文洁若鸡毛蒜皮写了八百字,估计王任叔看都没看。回到家,见萧乾情绪低落,文洁若就想方设法安慰他,才引出他一点儿笑容。

不久,萧乾一家被赶出老房子,搬到一个乱哄哄杂居的大院。批判会开了好多次,萧乾很紧张,文洁若就成了他的劝导员。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饱经战争硝烟和政治旋涡的萧乾,又一次面临巨大冲击,被隔三差五揪出来批斗,是家常便饭。

文洁若说:只要有我这个支柱,只要有这个家,就是还有一个避难所,再怎么,他们不是二十四小时斗你,白天斗你十二个小时,萧乾晚上回来睡觉,缓过来,第二天,照样能接受批斗。我不能让他倒下。

萧乾文革中被批斗的次数真是不少,难得幸运的是他居然没挨过打,也没挨过耳光。倒是文洁若,被人揪过头发,被人用铜头皮带抽,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因为文洁若老是跟红卫兵顶嘴。爱顶撞的文洁若也成了牛鬼蛇神,批斗、抄家、住牛棚,那个折腾。

老一代知识分子自尊心很强,往往身体可以受伤,却受不了人格侮辱。比如,老舍就投湖自杀了,萧乾也想模仿他。萧乾骑着自行车到处转,可是每到一个湖,都看到有红卫兵把守,大概那时跳湖的太多了,萧乾连跳湖“畏罪自杀”一时都办不到。

跳不了湖,萧乾就回家吃安眠药,为减少痛苦,吃药后又喝酒,然后灌满水缸,找来通着电的台灯,他想自己跳进水缸,然后把台灯放进水缸,触电身亡。可是只顾设计如何自杀了,安眠药发作,酒劲也上来了,就摇摇晃晃躺倒在地,昏睡过去。幸亏当时敞着门,有人从门口经过,发现躺在地上的萧乾,把萧乾送到医院抢救,命大的萧乾从鬼门关绕一圈,活过来了。那天,和萧乾同时自杀的是著名翻译家、教育家、作家、文艺评论家傅雷及夫人朱梅馥。

从那次萧乾自杀之后,文洁若苦劝萧乾,和萧乾说好,再苦再难都不能再自杀。尽管说好了,萧乾一家搬到南沟沿时,他还是带了一瓶敌敌畏搁在窗台后头。文洁若看见了,马上没收。

运动还在升级,家里许多文物和信件都烧了。萧乾的家被撵了一个地方又一个地方,似乎是无休止地搬家,条件越来越差。再后来,各地办起了许多“五七”干校。萧乾、文洁若要进干校,一家人就从北京搬到了湖北向阳湖五七干校。当时干校人员都是住土坯房,房子自己盖,萧乾管挑泥,文洁若管递泥,后来文洁若跟萧乾换了,文洁若说,萧乾都60多岁了,哪挑得动?文洁若体重50公斤,却能挑50公斤的泥——这是不是爱情的力量?

有位文艺界同仁,身体好,有把子力气,他看萧乾干活慢,说:“萧乾不使劲,萧乾不使劲。”文洁若就跟他吵:萧乾这么一个60多岁的人,你打算让他拼上老命啊?

1978年,萧乾被平反。他们一家的住房待遇、生活条件也随着政治待遇的好转而得以改善。萧乾再次搬家。他们这次搬到“御花园”。巴金每次从上海到北京来,都喜欢上萧乾家去。看见萧乾和文洁若,巴金欣慰地说:你们,真是一对恩爱的老鸳鸯。

萧乾后来担任中央文史馆馆长,并被选为全国政协七届、八届常委,这期间,他和夫人文洁若合作翻译《尤利西斯》,这是一部名著,也是他们的爱情天书,记录着俩人晚年的共同幸福和快乐。

萧乾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这样写:整整二十二年,她为我遭到白眼,陪我扛过枷。我流徙期间,三个孩子都还幼小,她毫不犹豫地挑起生活担子。更难能可贵的是她从未对我丧失过信心。倘若没有她,我绝活不到今天……”

“我婚后的宗教就是萧乾”,不抛弃不放弃的爱,能支撑精神,拯救灵魂。为萧乾遇到文洁若而感叹:真好。

  评论这张
 
阅读(741)| 评论(3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