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梧桐的博客

喜欢用笔尖轻敲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心有三爱:奇书好画佳山水,园栽四物:青松翠竹白梅兰。安静人生,写读为乐。

网易考拉推荐

墨香  

2016-10-22 18:18:10|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墨香 - 清风梧桐 - 清风梧桐的博客

 

墨香 - 清风梧桐 - 清风梧桐的博客

 

□张文超

  水,是清凉的;墨,是透着香气的,再加了彩,则是秀气的。水和墨恰当地放到一起,会生出灵气,就有了魂。

  著名水墨画家张先生,委托郑州一画社,前来厅房布展,初见其作品,顿生清新之感,每一幅作品都透着冷静,衬着禅机,像一首首欲说还休的朦胧诗,真是墨香入目,其美挥之不去。

  这让我再次想起父亲。

  父亲喜欢书法和国画,年轻时尤擅水彩,看见张先生的水彩作品,我的心情一下子回到少年时候,那时候啊,一直闻着父亲房间的墨香成长。

  父习书法。一个字:痴。他写很多字,却很少留字给别人,也有人找他写,说要裱起来,他说,我的字不值得裱,你就别笑话我了,就这样把人家打发走了。但他给村子里的老邻百舍没少写春联,谁家有个结婚喜事,也找他写喜对子,他总是有求必应。

  父亲的书法作品在报刊上刊登过几次,都是省级、国家级报刊。他的水彩作品也曾在美协的刊物上露过面。我后来问父亲,为什么不多在刊物上推广自己的书法和美术作品,父亲说,我知道自己很平常,写写画画打发时间还可以,成名成家不可能,也不想。

  父亲教书也好,做社办工厂的会计也好,都称职,教书有口皆碑,做财务,账目井井有条,以至于我参加工作后,还能见到他保存的财务账簿,我说,都十年了,咋还保存这些账目?父亲说,按照原来的财务要求,这些账簿需保存至少十年,以备审计。

  我诧异。这真是一位认真的老头?公社都改成乡镇了,那些社办厂子早就没影了,谁还管这些老账?

  说给母亲听,母亲笑道:他就是一个认真的老头,他会一辈子都这样的。

  我一直遗憾的是,父亲的书法和水彩、国画作品不留下,他现在还是喜欢在宣纸上泼墨,照样写好供自己欣赏,看够了,撕掉。

  我诧异。问他,为什么撕掉?父亲说,从来没有满意的。

  我向母亲说,父亲是一个有怪癖的老头。

  母亲笑道:他就是一个有怪癖的老头,他会一辈子都这样的。

  父亲写写画画,却如大雁翅膀滑过天空,不留痕迹。曾经和父亲半开玩笑:你也挥毫泼墨几十幅书画作品,我找人给你在县、市或者省里的文化中心、美展馆办个展览。

  父亲严肃地说:字有生命,墨有风姿,不是真好,不要示人。书画当如琴,每弹,当动人心弦,或一弹一泪,或一弹一笑。

  我诧异。父亲真倔犟。

  我向母亲说,父亲是一个犟老头。

  母亲笑道:他就是一个犟老头,他会一辈子都这样的。

  郑州画家张先生的作品有深意,有禅意,有风情,他是科班出身,规矩之间,充满自己独创的特点,那墨,有真香气。

  父亲的作品简、朴,有美意,却活在他自己的心中,孤直、落寞。林风眠说:“作画,有的画者以为是清水,自己解渴;有的画者以为是美酒,可以与大家同醉,都没错。”我想,父亲属于前者。

  已经好长时间没闻到父亲的墨香了,他那块老墨如何了呢?一笔下去,定然还是风骨凛凛吧?

  

  评论这张
 
阅读(1232)| 评论(3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