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梧桐的博客

喜欢用笔尖轻敲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心有三爱:奇书好画佳山水,园栽四物:青松翠竹白梅兰。安静人生,写读为乐。

网易考拉推荐

随感八记  

2017-05-11 22:48:19|  分类: 说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文超

随感八记 - 清风梧桐 - 清风梧桐的博客

 泼凉水

在涂青那个“厅”的大门口,我碰见他,一脸兴奋的样子。

我问:这么高兴?

他依旧笑得灿烂:批了,我们厅长已经宣布了,我的副处级……哈哈,批了!

见我没反应,他停住笑,好奇:“你为什么不祝贺我?我们,还是哥们儿吗?”

我握住他的手:“首先祝贺你有这样一个好心情。但一个副处级,让你高兴成这样,我还真有点出乎意料。不提你的时候,你沮丧,提升了,忘乎所以,就这点成色?只有不患得患失,才能平心静气,淡看风云,宠辱不惊。”

“你,就送我这几句话?”

“你还想听什么?”我瞪着他那双贼不溜秋的小眼睛。

“哦……”,他看着我,似乎莫名其妙。

“喝酒去。”我拉着他后襟就走。

“哦……”,他不笑了,也不滔滔不绝要祝贺了。他淡定下来了吗?这要是一下提个副厅长啥的,还不成了范进中举了?该泼泼凉水。

依旧

外面,淅淅沥沥下着小雨。

我从管理学院“放学”回来,因为想在雨中走一走,就没有坐车。盘掉“小江南”后,觉得稍微有点时间,就报了这个不脱产的高研班,报班之后,真的进入学习轨道,又感觉到累了,可是,依旧还是想学习一些东西。过去的时光不再回来,当下的时光需要珍惜。

随意

《快雪时晴帖》是王羲之的书法名作,为中国十大传世名帖之一,真迹被故宫博物院珍藏,有人说,此贴应是十贴中的“首贴”,我想,这说法,不为过。 

我一位从事书法事业多年的老友评价:本帖书体劲道、高雅,势完美,体平稳,结构匀称,有意蕴,成为历代书家习王的范本,是有道理的。

这么一幅被代代推崇的书法作品,却只有区区二十几个字:“羲之顿首:快雪时晴,佳想安善,未果为结,力不次,王羲之顿首。山阴张侯。”大意是,羲之拜上,刚才下雪了,很快又放晴了,想来你那里一切安好吧,你说的事情没办成,心里郁闷,很多事情不是我们力所能及的,王羲之再拜。山阴张侯亲启。

忽然想:这不就是一张小便条吗?!

随意挥笔写了一张小便条,居然成为举世之宝,被历代收藏,看上面的印章,就知道非一般之物,原来,在轻松随意的情形下写东西,没有压力,不是任务,也不用考虑是否流传后世,或者同行怎样看待,这才是最佳的精神状态。

越是随意,越显本真,俗世烟火之中,诞得如此上品,实在难得。这是不是也算一条艺术规律?

注定

偶然,涂青与我谈到徐志摩的诗,谈到陆小曼的晚年,我才知道,原来陆小曼的晚年和我曾经知道的不一样。

徐志摩与陆小曼,可谓风花雪月。志摩三十六岁别去,而陆小曼,到晚年,则完全改变了一意孤行的性格,再不任性了。在命运面前,任性总是一时的,徐志摩可以任由你任性,别人则不。于是,她努力迎合当时的潮流,用小楷细心地一遍遍抄写《矛盾论》,还曾被评为美术界的全国三八红旗手,想一想,莫名感慨:这怎么可能是当年的那个她?暖寒、悲喜,一切都是注定。

梦想

读《你必须有一个梦想》,才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选择没有错,没有一个梦想让自己追逐,就会失去激情和动力,就会空虚,物质很重要,但物质在精神之下。对于一个真正有思想的人来说,再没有比失去梦想更悲哀的了。

真好

这是今年立夏后的第一场雨,街道上只有车,偶有几个打着雨伞匆匆走动的行人。我从十二马路穿过,然后进入一个深深的巷子,远处,一个男孩子和一个女孩子在雨伞下相拥着慢慢走,光影深深浅浅,雾气朦朦胧胧,这一切像一幅画,或者,就是戴望舒的《雨巷》。  

我忽然停下来,犹豫,是退出去,还是继续往前走,我不想对他们有一丝一毫的惊扰:那位男孩子,我认识。

回转身,走出巷子。他们,那个干净的男孩儿,那个纯静女孩儿,没有发现我,他们轻轻的笑声传来,落在小巷某家的层层台阶上,成风铃儿的脆响。

真好。

活法

人,该怎样活,才是自己想要的活法。

这是一个大命题。

我第一次读余华的《活着》,深深被震撼,一种面对命运的无力感顿时涌上心头。富家子弟富贵因为赌博,输掉家产,困顿难当,幸运地是:因此没被划为地主成分,可是,以后,儿子意外丧生,女儿难产亡故……种种,种种,只能用无量悲欣来形容了。

我读巴金的《探索与回忆》《随想录》《真话集》《怀念集》,想到很多事,想到有时候人没法安排自己的活法,比如老舍的投湖,叶以群的跳楼,陈笑雨的遭遇……都是极端不得已情况下的悲凄选择。大师林风眠,闻听傅雷夫妻悬梁了,就回家废画:把自己多年的画作扔到浴缸,变成纸浆——边用木棍搅动,边嚎啕,那是他的毕生心血啊,心会不痛吗?晚年,他去香港定居,再没回。

我的老乡青华写《一场人事》,里面的主人公也是历经磨难,好在结局不错,可是,生活不是小说,由不得涂改。

看见

一个人。家。很静。

听孙燕姿的《遇见》:听见  冬天 离开,我在某年某月醒过来,我想  我等  我期待,未来却不能因此安排……声音如缓缓的河流,有淡淡的伤感。

翻找东西,从书橱里翻出一摞摞的旧书稿,旧书钉钉过的封面印迹斑斑,内页纸质已经泛黄,都是N多年前写的东西,那时十几岁,上面堆积着陈旧的时光,仿佛看见了那个爱做梦的小小的我,仿佛看见一个又一个已经变得陌生的童话,在岁月深处,向我招手。

 忽然,有一点惆怅,一点点……

  评论这张
 
阅读(1015)| 评论(3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